怎样才会有创作的欲望?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30 06:09 浏览次数:

  他将任意一种才华的舍弃--例如绘画才能--都视为一种创作方面的懦弱、妥协的行为。

  “当你有什么东西想要说出来,想要表达出来的时候,任何妥协长远来看都是不能忍受的。一个人必须有足够的勇气,坚定自己的职业,并相信自己可以凭借这份职业谋生......我也曾经崩溃过,但是我一直抵制自己想要放弃绘画的倾向……”

  罗伯特·杜瓦诺(Robert Doisneau,1912年4月14日-1994年4月1日),法国平民摄影家,与亨利·卡蒂尔-布雷松并称为一代摄影大师。两人的摄影都以纪实为主,但风格却不尽相同。布列松经常出游,作品比较深沉严肃,关心各地民族疾苦;杜瓦诺则一生只以他所居住的巴黎为创作基地,喜欢在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抓取幽默风趣的瞬间。

  罗伯特·杜瓦诺是广为人知的法国摄影师,他镜头下的巴黎,隽永典雅,浪漫迷人。然而,这并不是杜瓦诺的全部。1949—1965年,杜瓦诺供职于《时尚》杂志。在此期间,上至名流舞会的纸醉金迷、名媛佳丽的婀娜倩影、文化人士的谈吐交往,下到底层平民的战后生活,都被他以人道主义的方式一一记录。

  在新出版的《罗伯特·杜瓦诺:《时尚》光影》(Robert Doisneau: The Vogue Years)一书的前言里,他写道:

  我曾在《时尚》待了两三年,随着时间的流逝,现在只留下些许模糊的记忆。三十多年前的二三往事,我决定在此叙述一番。 存留的照片犹如护栏,以防记忆跌落——此乃我之幸也! 让我们聊聊照片的力量:只有日期是精准无误的,余下取决于人们的心情。有时,它们记录了这一于己无关的世界的样貌;或者,若人们刻意为之,它们描绘了一个高雅的上流社会。 回忆往事时,我明白了米歇尔·德·布伦霍夫(Michel de Brunhoff)聘用我的原因。我像是一名园丁的儿子,他邀请我与城堡里的孩子, 因为我会带来一种全新的视角。 这一全新的视角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保证, 因为我从未见过这些事物——在这里,我打量着齐聚一堂的上流人士、用二十英尺火车举办的豪华婚礼,或者之前未曾有人举办的奢华舞会。 然而,经过再三思考,我发现它们并不适合,

  现在,我终于想明白了。我希望可以拍下引起人们共鸣的照片,我无法抗拒这一创作欲望。

  在我记忆的一隅,依稀记得儿时看过的阿 兰·富尼耶(Alain-Fournier)的《美丽约定》 (Le grand Meaulnes)中的城堡,除此之外,我不记得其他让我耽于浮华的东西。所以,我只能依靠手中灵敏的禄来相机,并巧妙地使用闪光灯。正是因为良好的习惯,加深了我对构图中基本规则的理解。

  简而言之,我在《时尚》的工作可以分为三个部分。第一部分,是我报道的巴黎文化生活——以艺术家、作家以及其他人们耳熟能详的创作者为内容的“名人群像”。第二部分,是我拍摄的时尚模特,她们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或者站在工作室的白布前。出于大众娱乐的需要以及掩饰我的漠不关心,我通常选择使用自然元素,而且,在鲁杰里公司的帮助下,我使用了 雨、雪、烟雾弹等道具拍摄明星。此外,孟加拉灯会让工作室更加柔和。第三部分,是我记录的社会生活,它们让我至今难忘。

  毋庸置疑,本世纪最为壮观的舞会是威尼斯的贝斯特古(Beistegui)先生举办的。几近一半的宾客为了赶赴这一场合而飘洋过海,先乘坐波音飞机,接着乘坐客船在夜晚抵达。在拉比亚宫(Palazzo Labia)内,填塞着虚有其表、富丽堂皇之物。殿内非常清净:在蒂耶波洛 (Tiepolo)的湿壁画下,站立着的那位正是圣马可的代理人贝斯特古先生。

  宫殿外,人们争先阿谀奉承。阿尔图罗·洛佩斯(Arturo Lopez)身着中国皇帝的服饰,坐在有脚轮的椅子上,正由一群谄媚者推着进来。当时,肯定产生了争吵,因为我记得有几片羽毛飞了起来。

  所有这些似乎都是徒劳无益的。它只是印刻在一张泛黄的照片中宫殿的一部分。或许,这正是贝斯特古先生用自己的方法寻找被遗忘的儿时记忆。 第二天早上,我把舞会衣服卷成一团夹在 腋下,独自一人在圣马可广场喝了一杯咖啡,缓慢地从昨晚的疲劳中恢复过来。突然,一列队伍走过来,他们头戴晚宴的太阳王帽。他们迎着我走来,伸出手准备和我握手。我转过身,发现只有我一个人:显然,他们是在向我道好。可能是因为我的着装。恰恰在这时,我已然决定不再租借时髦专卖店的晚宴夹克。

  理清我的记忆之后,除却一些趋炎附势之徒,我重又发现了米歇尔·德·布伦霍夫父亲般的善行,埃德蒙德·夏尔-鲁的积极配合。我惊讶于欧文·佩恩(Irving Penn)对模特戏剧般的态度,也受到亨利·克拉克(Henry Clarke)照片的鼓励——他们二人之于时尚好比水之于鱼。 然而,我脑海中时常浮现我的真诚的助手莫里斯 (Maurice)的身影,他那两个美国军用背包里塞满了闪光灯。

  当站在埃蒂安· 德· 伯蒙(Ét i e n ne d e Beaumont)府邸的列柱廊时,我们穿着无尾礼服。伯爵揶揄了这一情景:“你们在今晚会备受瞩目。”

  翻开这本装帧精美、设计别致的画册,进入杜瓦诺不为人知的世界,让我们永远铭记这位伟大的摄影师。

  本书即以全新的编辑视角呈现罗伯特·杜瓦诺鲜为人知的时尚摄影,它们是杜瓦诺对时代面貌的精准呈现。其中所拍摄人物既有毕加索、萨特、科克托等巨擘,亦有勤勉劳作的谦卑手工艺者。


上一篇:巴黎的眼睛:幽默大师罗伯特·杜瓦诺    下一篇:罗贝尔·杜瓦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