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首被全世界人民从小唱到老的歌99%的人都不知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7 09:37 浏览次数:

  原标题:这首被全世界人民从小唱到老的歌,99%的人都不知道它竟然这么贵!

  你知道吗?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歌,背后往往隐藏着巨大的商业价值,和天价版权费。

  《happy birthday to you》被誉为是全世界传唱人数最多的流行歌曲,仅一句歌词重复了四遍,却被翻译成了几十种语言;简单的旋律,几乎让人听第一遍就会唱。

  你一定想不到,在2015年9月22日之前,你所唱过的生日快乐歌都是要给版权费的!

  1988年,《happy birthday to you》的歌曲版权经过了几次波折,最终落到了华纳公司的手里,也就是那时候起,无论以什么形式去使用这首歌,都必须付给华纳公司高达1500美元的版权费。

  也就是说,当时无论是自己过生日,还是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,想要唱《happy birthday to you》,就得先准备1500美元。

  这样的天价音乐版权费,每年给华纳公司创造了超过200万美元的收入,这首歌的总价值也达到了5000万美金,后来著名导演Jennifer Nelson也因为这件事觉得十分不合理,将华纳告上了法庭。

  如果不是这场官司,估计全世界估计没几个人知道《happy birthday to you》是有版权的。

  经过与华纳两年的斗争,Jennifer Nelson最终赢下了这场官司,洛杉矶联邦法院最终判定《happy birthday to you》不存在版权,属于公有领域财产。

  也就是说,人们今后可以肆无忌惮的唱生日快乐歌了,也不用交1500美元了。

  现在我不用过生日,走在大街上都能听到生日快乐歌,而且是单曲循环加大喇叭......

  在一些庄重的场合里,许多领导干部和职工都要求跟着一起唱,其地位仅此于国歌。

  但是这首世界无产阶级都耳熟能详的歌曲,曾经竟然还要收费,而且是按分钟收费??

  《国际歌》的作者是一位工人,也是巴黎公社的一名幸存战士,他于1932年逝世,最终歌曲的版权落在了德国商人汉斯·巴亚兰手里。

  在生日歌版权利益的引导下,他以3000美元的价格,分别买下了《国际歌》在瑞士、奥地利和联邦德国的版权,接着又以1000美元买走了民主德国的版权。

  而且当时民主德国是全球激费最高的国家,收费标准是每分钟175美元,一首歌下来怎么也得500美元。

  曾经收费最高的一次是在2005年,法国导演Jean-Christophe Soulageon在作品中用了7秒口哨吹奏的国际歌旋律,就被版权方要求其支付1000欧元的版权费。

  好在中国当时并没有进行版权转让,而国际歌的使用在中国已经进入公有领域多年。

  其实利用音乐版权去赚钱不止有这些公司在做,曾经迈克尔杰克逊同样有着这样的商业智慧,他十分注重知识产权,擅于将自己的音乐作品转化为实利。

  美国的版权法规定,著作权保护期限至作者死后70年,所以在迈克尔杰克逊去世后,他的继承人依旧可以受益他的版权。

  据统计,迈克尔杰克逊去世后,自己的音乐版权在商业界,仍然每年都有9位数的进账,短短的五年时间里,他的音乐版权就给他带来了11亿美元的收入。

  而在别人依靠音乐版权一夜暴富的情况下,我国的音乐版权意识才逐渐成型,而在此前,人们对音乐版权的意识还是十分薄弱的。

  这段音乐出来后,估计会勾起绝大部分人的同年回忆,曾经这部“神剧”在每个暑假都会定期播放,已经重播了近2000次,但依旧让人百看不厌。

  而这首《敢问路在何方》更是字字入心,几乎看过《西游记》的人都会唱,当时可谓是家喻户晓的“流行金曲”。

  除此之外,许镜清先生还为《西游记》创作了《女儿情》、《天竺少女》等脍炙人口的歌曲,包括剧中的一百多段配乐,全是出自许镜清先生之手。

  要知道当时《西游记》的音乐可是比流行歌还流行,几乎满大街都是“丢丢丢!登登等登,凳登等灯……”

  《西游记》不仅带火了六小龄童这些优秀的演员,还带火了歌手蒋大为,但在背后默默贡献的许镜清先生就鲜为人知了,而他的音乐版权费更是不知去向。

  有人曾说,如果放在美国,他早已是亿万富豪;但事实上,在当时传唱度极为广泛的情况下,他只收到了8000元彩铃费和某网站的2.7元的音乐版权费。

  如果许镜清先生能够像华纳公司一样,每用一次《西游记》的音乐就能收到1500美元,想必他现在在福布斯排行榜上都能进前十了!

  那段期间,《敢问路在何方》、《女儿情》、《天竺少女》等歌曲不断运用在各大电视节目、演出、电影里,但却无人问津它们的作者许镜清先生。

  而在当时音乐版权并不是那么普及的情况下,许镜清先生显得十分苍白无力,已经七十旬的他已经无力反抗了。

  在韩寒要拍《后会无期》的时候,他找到了许镜清先生商量,请求使用《女儿情》的版权,并付给了他十万元的版权费。

  当时许镜清先生非常感动,因为韩寒是30年来,第一个征求自己意见要使用他音乐版权的人,也是他收到版权费最高的一次。

  随着知识产权不断在国内普及,越来越多的音乐创作家开始对自己的版权重视起来。

  音乐版权就是创作者对其创作的作品依法享有的权利,其中就包括表演权、广播权、网络传输权、署名权等等。

  简单来讲就是各组织、个人、单位在未经过原著的同意下,不得以任何商业形式进行使用、恶搞改编、否则就会遭到原作起诉进行巨额赔偿。

  举个例子,任何经营性场所播放的背景音乐,虽然没有直接向店里的消费者收费,但客观上来讲,这一行动成为了吸引消费者的一种手段,本质上已经带有了商业的性质。

  所以就必须得到著作权人的许可,并向其支付相应的报酬,否则就是按侵权处理。

  就像2018年发生的音乐大事件,全国各大KTV有将近6000多首歌曲被要求下架。

  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侵权,与上面的例子一样,KTV使用这些歌曲去吸引消费者,且没有支付相应的版权费,也就造成了侵权。

  所以只要音乐人的版权做的好,其收益就会有无穷无尽的渠道,不仅是KTV,还有一些音乐网站、网络视频、电影插曲、背景音乐......

  就好像天王周杰伦,他的音乐版权费一年就收入高达17.2亿元,可见音乐版权是个多么可怕的红利。

  但也并不是什么音乐都能够有如此高昂的版权费,这都取决原著作的作品能够有怎样影响力,同时这也决定了作品的音乐版权费的高低。

  总而言之,如今已经不再是个处处免费的时代了,更多的是成为一个知识产权付费时代;音乐同样如此,别人花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创作出来的作品,凭什么要免费?

  可直到今天,在我们痛斥抄袭、盗版、翻唱歌曲横扫市场的时候,仍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音乐付费是一种“不合理”的现象,所以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大众对音乐版权的意识薄弱且模糊。

  想要大环境变好,提高大众对音乐版权的认知和重视是首要的,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需要我们一起努力。


上一篇:时光如磨 乡思成茧文字流淌如诗如歌    下一篇:四季如歌一院子花开花谢一辈子……